河南快3和值表 > 旅界快訊 > 正文

生活還是生意?理想村的摘星和探路

河南快3和值表 www.iudnn.icu 2019-04-28 12:01:09 新旅界 忻運

最好的事物都在不確定中發生。

2016年一個夏天的晚上七點多鐘,南京的天黑得早,朱勝萱在蘇家村見到了螢火蟲。蘇家村是他那天在江寧區,為了給鄉伴又一個理想村項目進行選址,跑的最后一個村子。也許是冥冥之中預料到螢火蟲最后會串聯起整個鄉伴蘇家理想村的故事,見到這些發光的小蟲那一刻,朱勝萱決定:就是這個村子了。

蘇家理想村原舍·平湖民宿(改造前&改造后)

蘇家理想村規劃面積240.37畝,其中宅基地約22.9畝,農林地與水塘面積更是達到了169.8畝。因整村搬遷,村民搬離后村內環境無人打理,路口長滿雜草。時間一晃到了2019年4月20日,這天南京蘇家理想村正式開園,村里入駐的19戶商戶涵蓋民宿、手作、餐飲、茶院、咖啡、皮劃艇、綠樂園等業態。

蘇家理想村業態分布圖

春意漸濃,因“第二屆美好生活節”的緣故,這個周末的游客也比平時多一些。2018年蘇家理想村接待了不到20萬游客人次,朱勝萱估計2019年這個數字可以突破20萬。對于蘇家理想村,朱勝萱認為以過夜的高消費游客為主的話,年客流量最大不應該超過30萬。

比起其他年客流量動輒上百萬的小鎮、景區,蘇家理想村如同一個另類,但這對鄉伴來說并不奇怪。無論是在蘇州昆山的第一個理想村項目計家墩,還是南京的蘇家,鄉伴想要探索的就是一種能顛覆傳統的文旅運營模式。

要生活,也要生意

“不一樣”從蘇家理想村的招商就能感受到。在這個村子里,商戶得到的可能不是一個現成的商鋪,而是一棟可供改造的農宅或一片宅基地。第一位入駐蘇家的業主是光蔭里度假民宿,這個帶14間客房的清幽居所就是在僅有幾棟散落房屋的宅基地上建起的。光蔭里的景觀設計師老板娘親自完成了這家民宿的設計,品質甚至超過了鄉伴自有的民宿品牌原舍。

蘇家理想村民宿主建起夢想中的房子

鄉伴只對業態比例有基本的規劃,而把無數的可能性交給了入駐的商戶。也正因為理想村未來的樣貌和氛圍很大程度上由商戶共同構建,理想村的商戶還有一個稱呼,叫作“新村民”。對于這群人,理想村不僅是做生意的場所,也是生活的場所,這讓整個蘇家理想村呈現一種無需刻意營造的悠然自得。這里也許不能隨手拍出網紅照片,但卻是一個能讓人待得住的地方。

蘇家理想村內的休閑體驗業態

和抱著“打造一個能讓志趣相投的朋友相聚的地方”這一初衷來到蘇家的光蔭里業主不同的是,布藝工作室布蘭·集的店主南西在旅游市場經營多年,開過咖啡館也開過民宿,在多個景區有自己的布藝店。當“不想再看到像景區里那么多人”的南西選擇來到蘇家創立工作室,除了過想要的生活,她并不避諱“賺錢”也是必須要考慮的一個因素。

在理想村這樣一個環境下,南西相信商戶們可以一起“賺錢”,甚至必須共同合作。南西的工作室不具備住宿條件,每當為理想村的民宿推薦團建客戶時,她努力讓這成為一項共贏的生意——“我幫你介紹客人,你幫我推伴手禮,我們倆打個配合”。因為較早接觸民宿經營,南西也會提醒村里的民宿主考慮通過合作開發衍生產品的可能:“你一個高端民宿,那么高的投資,光靠賣房間十年八年都賣不回來,一定要有周邊產品?!?/p>

“談生意”不妨礙交朋友,理想村的“新村民”彼此相熟,晚上相邀吃飯、喝酒不在話下,而南西認為在理想村最開心的事之一就是“不忙的時候每天晚上大家一起去遛狗,遛完狗以后一塊兒散步”。美好地生活,開心地做生意,這也許是鄉伴的“理想村”最為理想的一面。

“實現理想”的另一面是“解決問題”。在選擇商戶時,鄉伴的篩選標準顯得有些“非主流”:做出高品質設計的民宿主,在運營方面或許經驗不足;富有創造力的手作工作室主人自身既沒有品牌也沒有連鎖店……在朱勝萱看來,此類“新村民”的價值并不能僅以單店流水來衡量——這些店的盈利能力遠不及餐飲,然而正是他們的存在讓蘇家理想村有了與眾不同的氣質,吸引人們一次次造訪蘇家、留在蘇家。

如何讓這些有故事的商戶共享理想村的收益,從而讓理想村的故事能持續地講下去呢?這是鄉伴的一場探索,在生活和生意之間找到某種平衡、通過“新村民”彼此間的友好合作實現共贏,這樣的圖景無疑令人向往。

一場探索的兩條路徑

在蘇家理想村,鄉伴聯合蘇家所在的秣陵街道共同發布了《聯合運營宣言》,旨在進一步推動理想村商戶之間乃至秣陵街道各個文旅項目之間更充分的聯合運營。而此前,鄉伴旗下綜合業態一站式服務系統鄉派科技推出的“秣陵一卡通” 則是一次通過技術手段實現多品牌、多業態協同運營的嘗試,覆蓋了蘇家理想村、杏花村、觀音殿、銀杏湖樂園、秣陵九車間、白鷺田園、J6軟件創意園等數個秣陵街道文旅項目的多種業態,能讓持卡游客在不同項目中享受權益組合。

蘇家理想村攜手秣陵街道發布《聯合運營宣言》

另一個理想村計家墩的嘗試比蘇家走得更遠。鄉伴與計家墩的“新村民”組建了“村民自治管理委員會”,委員會成員除了商戶代表,還有員工代表?!跋綈樵誒錈婢×坎話繆蕁髟漬摺?,甚至于“只要商戶聯合一氣,基本鄉伴就決定不了委員會討論的事情”。

計家墩理想村成立“村民自治管理委員會”

“很多人問我自治管理委員會管什么,很簡單,管合約不管的事情。招商方和租賃方之間的確有一些已經形成的商業規則,但還有很多東西是模糊的。以往這些灰色地帶的問題都是強勢一方決定的,”說到這里朱勝萱笑道,“但是你知道這個世界強勢和弱勢是隨時有可能翻過來的,對吧?”

作為管理方,把諸如車輛能否通行、周末是否施工等問題交由商戶定奪,鄉伴的做法是獨特甚至有些“冒險”的。在仍處于邊運營邊建設階段的計家墩,經自治管理委員會討論做出的決定對于鄉伴并不全都令人愉快,例如商戶或許在周六日以影響經營為由反對某片區的施工,又在周一催促施工進度。

然而通過自治管理委員會,在與商戶的“拉扯”過程中鄉伴發現,當商戶成為某種意義上的主人,理想村才被激發出更多的活力。“不斷有人自發出來做藝術季、做音樂節、做各種各樣的事情,因為他們不僅是簡單的被管理者”。而在做各種事情的互動碰撞中,大家感到,“資源打包整合對于理想村每個商戶才是最好的”。

“商戶自治”的嘗試有磕絆,但由此產生的活力與可能性在鄉伴看來更有價值。傳統景區開發和依托于地產的旅游開發項目在中國走入了突破艱難的階段,這給了鄉伴以非標準的產品、更開放的運營理念探索還沒有人做過的事情的機會——鄉村有沒有可能因為一群有意思的人的聚合、因為一個有溫度也符合商業邏輯的文旅項目,重新得到活化?

計家墩和蘇家走了兩條不同的道路:計家墩的“商戶自治”更加徹底,蘇家的聯合運營中鄉伴的主導角色會更重。盡管路徑不同,但都是為了激發“新村民”的主人翁精神,實現分散的、有活力的小商戶之間更密切的合作,更高效地整合資源和流量?!傲教趼飛系奶剿饗衷詼薊怪荒芩蕩τ誄謂錐?,但這方面的探索確實給鄉伴帶來了好處,我也看到了這種模式未來的希望”,朱勝萱表示。

從星星碎片到煙花

在理想村,鄉伴和“新村民”之間的關系用“共同成長”來描述更為貼切。隨著理想村的發展,鄉伴在其中的角色發生著轉變。

朱勝萱把蘇家理想村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被稱為“冷啟動”,這是理想村客流量最低的一段時間,理想村的業態均由鄉伴自投和自持。蘇家畢竟不是莫干山,從目前蘇家理想村游客的構成來看,主要還是來自南京市及鄰近的安徽省城市游客居多。鄉伴希望通過自己已經打磨成熟的民宿品牌,如原舍,把人流和關注引到蘇家,同時為之后入駐的商戶樹立信心。

蘇家的原舍·平湖民宿在2017年8月開業。運營一年多之后,蘇家理想村總經理張帆表示,即便在生意最淡的月份,原舍也已能夠達到可以維持收支平衡的入住率。

“冷啟動”階段,鄉伴還自持了餐廳、咖啡、甜品、文創、零售,以及無動力親子樂園綠樂園等業態。在招商共建和業態聚合的第二階段,理想村陸陸續續迎來了它的“新村民”。他們有的從鄉伴手中接過了餐廳、咖啡館等店鋪的運營,有的為理想村帶來了皮劃艇、手作體驗、油畫課程、烘焙課程等豐富多樣的新業態。鄉伴則逐漸由開發者及單個業態的運營者轉變為“平臺和管理方”。

一直以來,鄉伴在為蘇家理想村尋找一個能夠串聯起所有產品與場景的IP。一個能代表蘇家理想村、連結起每個新村民、讓各個業態都有可能形成周邊產品的形象,對于理想村未來的持續運營十分重要。朱勝萱第一次在蘇家見到的螢火蟲給了鄉伴靈感。四個月前,以螢火蟲為原型的IP形象“蘇小星”誕生,標志著蘇家理想村從屬于建設期的第一、第二階段轉入了第三階段——運營期。

以蘇小星為IP的文創主題手繪道路

在對外宣傳中,蘇家文創故事圍繞螢火蟲蘇小星的一生展開,講述了蘇小星來到蘇家尋找星星碎片的歷程,記錄了蘇小星關于追尋與生命意義的價值思考。在蘇小星的故事里,星星碎片代表著每個人在困境和現實中遺失的美好和夢想,然而理想村卻不是一個永遠星光閃爍的夢境。

放煙花是部分理想村商戶接待團建、承接活動時的常備節目。隨著蘇家理想村的客流量逐步上升,南西注意到,蘇家出現煙花的夜晚正越來越多。讓她不解的是,“平時工地早上八九點干活,每家民宿都覺得會影響客人的睡眠,為什么夜里12點放煙花的時候就不會想到全村人都會被吵醒呢?”當煙花炸裂后剩下的白色煙霧在夜空中久久不散的時候,理想村的星光仿佛也黯淡了下來。

某種程度上,星星碎片象征著每個“新村民”在蘇家渴望尋求的東西,在詩意的另一面,追尋總是伴隨著欲望。理想村的故事,其實是關于“人”的故事,因此才打動“人”,但越是強調“人”的故事,就越是考驗“人”——這家的經營影響了那家的客人,有沒有關系?那家為這家引來了客流,要不要分成、怎么分?

在商戶自治或是聯合運營的一系列探索中,怎樣建立一套完善的利益連結、分配機制,在激發社區活力的同時讓每一方的欲望有所把控,讓理想村真正成為一個共同體,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共贏,這是鄉伴走通理想村這條路的過程中必須解決的問題。

無論是景區、特色小鎮還是商業廣場,并不存在一個可借鑒的商業模式能指引鄉伴走通這條路。但現在,外部環境為鄉伴摸索這條道路提供了最好的時機。

從市場的角度,無論在業態規劃還是商戶管理方面,傳統旅游項目簡單粗暴的標準模式已經不再能讓旅行者精神層面的需求得到很好的滿足,“大家都可以看到傳統模式中存在的問題”,而文旅市場新一輪的比賽“拼內容、拼產品、拼服務、拼體驗” ,這正是有很強設計基因的鄉伴所擅長的。

中國遠未完成的城鎮化進程也給了鄉伴機會。國家統計局公報顯示2018年年底,我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為59.58%,而據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預測,2030、2040 和2050 年我國城市化率將分別達到68.38%、75.37%和81.63%。

從政府的角度,大量村莊拆遷后,相比把土地變為建設用地出售,讓鄉村成為一個有活力、有吸引力的地方是不少當地政府更迫切的訴求。以蘇家為例,蘇家理想村是秣陵街道蘇家文創小鎮項目的七個板塊之一,鄉伴為當地帶來的知名度提升與業態活力,是近年來大力推進美麗鄉村建設的江寧區極為看重的。

盤活土地存量進行文旅開發是鄉伴在政府合作項目里的另一大優勢。理想村項目中,鄉伴從來不向政府拿地,而是擁有土地數十年的經營權。這是計家墩理想村的第四年,蘇家理想村的第三年。正如朱勝萱所說,蘇家理想村的正式開園只是一個起點。

看起來,鄉伴以自己的節奏不緊不慢地走著,還有很長的時間去探索這條沒有人走過的道路,證明這條路徑的可行性。

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新旅界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僅為分享和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新旅界的立場,也無法保證其真實性,轉載信息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擅自轉載使用,請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一周熱門 更多 品牌欄目
更多 文旅高層說
更多 文旅大咖說
更多 評論員專欄
  • 曾博偉

    博士,長期負責中國旅游發展戰略制定、主持旅游政策研究和旅游體制機制改革工作,執筆起草眾多國...

  • 魏翔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經濟學博士、副教授,青禾研究聯席專家

  • 劉鋒

    北京巔峰智業旅游文化創意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教授、博士;國際休閑經濟促進會副主席,財政部政...

  • 王興斌

    曾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研究所所長,國務院特殊貢獻專家津貼獲得者。